当前位置:主页 > 甘孜新闻 > 唐宋的味道

唐宋的味道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0-07-08 / 点击:

作者:陈世旭

六月,荔枝挂果的季节。广州市黄埔区举办荔枝文化节,有幸躬逢其盛。

地处亚热带的广州,位于珠江出口,河网交织纵横,土地肥沃,全年气温较高,雨水充沛,林木茂盛,四季常青,各种水果终年不绝,“岭南佳果”品种多达五百多个。其中的荔枝“壳如红缯,膜如紫绡,瓤肉莹白如冰雪,浆液甘酸如醴酪”(唐?白居易《荔枝图序》),与香蕉、菠萝、龙眼同称“南国四大果品”。“远在汉代,禺东萝岗、黄陂出产的荔枝和龙眼,便作为贡品,长途跋涉,运往长安。”(参见《番禺县志》)唐代中叶,广州荔枝已远销海内外。

自古以来,荔枝就是贵族平民皆喜爱的美食,更是文人墨客乐于吟咏的题材。

荔枝最早出现于文人笔下,见诸汉代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,时称荔枝为“离支”。至唐代,白居易在《荔枝图序》中说到的“若离本枝,一日而色变,二日而香变,三日而味变,四五日外,色香味尽去矣”,是荔枝又名“离支”(“支”作“枝”)的根据。

红颗珍珠诚可爱,

白须太守亦何痴。

十年结子知谁在,

自向庭中种荔枝。

(唐?白居易《种荔枝》)6

白诗人对荔枝的喜爱溢于言表。

热情的主人带着我们遍踏绿水青山。

天高野阔,阳光灼热而透明。起起伏伏的山坡上,几近墨绿的荔枝林像海浪一样汹涌。沿着登山石径拾级而上,沿途古荔堆绣,“玉露滋篁千竿滴翠,金阳沐荔万树摇红”。荔林深处,山涧清澈,花溪、凉亭、石凳、古村,时隐时现,很难想象,这样一派岭南田园风光,就在一个国际化的现代都市中。

微醺般的陶然中,恍若有人解读张九龄的《荔枝赋》:“……四时果品中最珍贵的荔枝,它绝不是某一个地域的荣耀。以它的高贵,可以敬献宗庙。可惜难以逾越十里长亭,九重宫门。五岭山高入白云,千里江岸生清枫,这么美好的生物处于偏僻之地。柿子可得到梁侯称赞,梨子有幸被张公赏识,只因机遇的不同,荔枝的命运令人嗟叹。其中的奥秘有谁能说清楚?”



Power by DedeCms